• <input id="y44qe"></input>
  • 欢迎来到 - 赛车群号 !    
    当前位置: 首页 > 情感日志 > 情感日记 >

    书写情感的历史 构筑灵魂的殿堂

    时间:2020-04-19 05:13 点击:
    《来自切尔诺贝利的声音——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关于死亡还是爱情》是俄罗斯女作家阿列克谢耶维奇根据1986年发生在苏联的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写就的一部纪实文学作品

      2015年,擅长纪实性文学作品写作的阿列克谢耶维奇“因对这个时代苦难与勇气的写作”而获诺贝尔文学奖,随即成为出版界追逐的热点!独醋郧卸当蠢纳簟也恢栏盟凳裁,关于死亡还是爱情》的写作,源自1986年发生在苏联的真实灾难。阿列克谢耶维奇花了三年时间,实地采访了各类灾民,收集了灾难遗民的故事!堵锥厥北ā菲缆燮洹罢媸导锹挤吲、愚昧、英勇和伤亡的文字”;《国家》杂志评论其“忠实地记录着她那些白俄罗斯同胞的生命与死亡”。重温阿列克谢耶维奇的灾难书写,是我们记录与反思灾难的文化资源。

    书写情感的历史 构筑灵魂的殿堂

      一个长名字包含的两种情绪:死亡与爱

      记录切尔诺贝利核灾难,死亡与创伤书写是必然,然而阿列克谢耶维奇宕开一笔,借助一个爱情故事起笔。序幕《孤单的人声》中,已故消防员瓦西里·伊格纳坚科的遗孀露德米拉讲述了丈夫从救灾走向死亡的故事。

      “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关于死亡还是爱情?也许两者是一样的,我该讲哪一种?我们才刚结婚,连到商店买东西都还会牵手。我告诉他:我爱你……但当时我不知道自己有多爱他,我不知道……”书中,阿列克谢耶维奇密集地向读者展现叙事者爱(情)的痕迹,这是当事人记忆最为深刻的回忆。没有直奔灾难,作家在情感的展开与迂回中逐步呈现核灾难与苦痛。露德米拉记得的永远是一些细节,她重复着对亡夫的爱。

      作者耐心倾听她支离破碎、凄绝的爱情故事,所以书中才有这样的开篇。这是阿列克谢耶维奇匠心独运之处——以灾难为背景,以爱情故事开篇,既能打动读者,也能反衬灾难的悲剧性;匾浒椴皇翘颖茉帜,我们终要从哀伤中出走,我们只能自我赋予希望、念想与力量。这逝去的爱情,是露德米拉存活的希望,但这希望已被死亡摧毁。这第一篇也奠定了整本书的基调——灾难不止死亡一种情绪,我们永远会怀念美好的情感。爱与死亡——这是露德米拉的困境,也是我们每一个直面灾难者的困境。

      阿列克谢耶维奇将死亡与爱并置,引人追问:灾难中,我们还要守望爱情吗?我们是否还有心思给恋人准备玫瑰花?我们是否因为对辐射的恐惧,而拒绝给丈夫拥抱?

      灾难不能终于灾难。越是在非常时期,我们越要呵护美好的情感。这位遗孀的回忆停留在此,她和失去的消防员丈夫,是在爱情最浓的时刻分别,罹患此灾祸,她的世界还深陷在那一时刻,怎能忘怀?

      阿列克谢耶维奇也许意识到,凝重并不是灾难书写的唯一笔调——徒然增添各方的压抑。于悲伤事件中,凸显出爱情的珍贵,因而产生了陌生化的效果。

      纪实作品中情感的重要性

      在后记中,阿列克谢耶维奇这样评价她纪实性写作的特点,“我时常觉得,简单和呆板的事实,不见得会比人们模糊的感受、传言和想象更接近真相。从事当中衍生出来的这些感受,以及这些感受的演变过程,才是令我着迷的”。

      评论者黎杰俊对于纪实文学的情感化特征有不同观点。他认为阿列克谢耶维奇的作品是“被过于高估的女性化纪实作品”,并上升到“一些女性作家在作品里的情感泛滥和性别意识过浓”的整体评判。

      且不论他所指情感的“泛滥”和“过浓”究竟如何度量?放眼广阔文学版图,灾难与战争的书写多男作家主导的“全景性的鸟瞰”,通过“全面性来达到真实性”的纪实之作,多宏大的场景而少个体鲜活声音,尤其是作为受难者女性的声音。灾难文学领域,是时候反思男性话语体系了。

      同样是男性,中国译者高莽则认为阿列克谢耶维奇“用女性独特的心灵揭示了战争的另一个层面;用谈心式的陈述,说出了战争的本质;用女性身心的变化,说明了战争的残酷”,在战争文学领域开发了“深深的岩层”。苏联作家康德拉季耶夫发表文章,“我早就感到自己对于我们的女战友,对于战争中的姑娘,负有一种作家的,同时也是一个普通人的责任!

      在今天的新冠肺炎疫情中,女性书写的疫情日记,提供了一份更真实的灾难记录。平面的、琐碎的写作绝非无意义写作,平凡人的片段记录,同样震撼人心。武昌医院护士章芹纪念自己疫情中逝去的父亲——一位多年尿毒症患者,受医疗资源的冲击得不到及时救治而身亡。章芹只发了两条微博,文字极为平淡,但字字泣血,包含父女永别的无限爱意与歉疚。另外更有女医生呼吁媒体审视自己的文字,不只是传达事实,还要有情感和人文。

      阿列克谢耶维奇也曾表达,“对小人物感兴趣。我想关注渺小却伟大的人物,因为痛苦能塑造人。在我的书中,他们讲述自己的小历史,大历史也从中展现出来”。

      “纪实中情感是人性最真切的表示,是纪实美感的重要来源!蔽淖止ぷ髡,不是统计工作者,灾难写作从落笔的那刻,要求一种人道主义的关怀,而非置身事外的“观察”,每一个人非局外人——不是在挖掘他们的故事,报道他们的伤悲,是通过写作来达到对悲伤的认识。

      阿列克谢耶维奇在处理事件真实(纪实性)与感受真实(情感性)的问题上,“着重表现的不是历史真实本身,而是人物关于这些历史事件的预感、反应、评说和联想,并且显示出一种独特的历史观,即对作为元历史的尘世承载者个性的高度关注!

      书写“情感的历史”,构筑“灵魂的殿堂”,着迷于“感受及其演变过程”是阿列克谢耶维奇非虚构写作重要特点,这是我们理解她的纪实写作需要觉察的。她善于表现小人物,尤其女性情感的力量。纪实性,奔赴现场不是她写作成功的唯一要素。(谢鹏)


    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    顶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友情链接: 快三群 | 中国天气台风网 | 股票配资平台 | 加拿大28微信群 | 幸运飞艇老群 | 北京赛车群 | 幸运飞艇微信群 | 幸运飞艇信誉群 | pc蛋蛋微信群 | 幸运飞艇公众号 | 极速赛车微信群 | 幸运飞艇公众号 | 幸运飞艇公众号 | 快三计划群 | 斗地主群 | 澳洲幸运10群| 澳洲幸运5群| 赛车群| 吉林快三群| 澳洲幸运5QQ群
    二维码pk10